小说中文网 > 东晋碧玉 > 第198章 我是棋盲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你……你没有解药?老子这回死定了!”蛋儿气愤的盯着那珠帘,真想上前去痛揍她一顿,却又不好迈出最后一步。

  少家主却是咯咯笑道:“乖孙儿,你再走一步看看!”

  “你想害死我?”蛋儿怒道。

  “谁想害你了,你这笨蛋,我方才给你吃的不过是一颗普通的糖丸,看把你吓得那模样儿,真是笑死我了!”少家主捂嘴道。

  “糖丸!?你又想骗我?等我再走一步,就呜呼哀哉了!”蛋儿不敢信她,毕竟这性命是自己的。

  “走不走随你便,我才看得管你呢!要不你就在这里站一辈子!”少家主撅嘴道。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不会真要害我吧!?”蛋儿还是不信,一只脚微微动了一下,却是感觉有千钧重。

  少家主嬉笑道:“放心吧,婆婆是不会害自己的孙儿的!”

  蛋儿还是没有勇气,又转而问钱伯:“钱伯,她给我的真的是糖丸?!”

  钱伯脸色有些犹豫,皱着眉道:“公子还是相信少家主吧,我们少家主从不骗人!想必刚才是跟公子开玩笑的。”

  好,死就死,老子也不可能呆在这里一辈子不动,蛋儿想了想,不得不选择相信她,于是缓缓的抬起了脚,快要放下时,又怯怯的问道:“婆婆,你果真不是骗我的!”

  “嗯嗯……”少家主一个劲的笑着,点了点头。

  “啊……”蛋儿大叫一声,闭着眼睛猛的将脚放到地上,咦!老子真的没死!看来那真是一颗糖丸,蛋儿不禁跳了起来,连续跳了三次,感觉无碍,当觉得才是真的,便指着少家主骂道:“你这可恶的老太婆,骗得老子好苦!”

  “你还敢骂我?”少家主怒眼一横:“我可真的要喂你忘魂七步散了!”

  “唔……”蛋儿慌忙捂住嘴巴,生怕她又弹一颗药丸出来,只逗得少家主哈哈大笑。

  钱伯抹了一把头上冷汗,低声道:“少家主,你连老奴也骗过了!”

  “钱伯,你不觉得逗我的孙儿挺好玩的么?”少家主沉了一口气,又吩咐道:“你去取棋盘出来,我倒要看看我这孙儿能不能闯过第三关。”

  “是。”钱伯又走进书房。

  蛋儿心想,这回完了,说到下棋,自己除了对军旗和跳子棋略有研究外,其他的棋都是一窍不通,这如果要自己下棋,那不死定了?

  正自紧张着,钱伯拿着一副象牙制作的围棋走了出来,又在蛋儿面前摆放了一张四方桌子,摊开棋盘便在上面摆设黑白棋子。

  少家主笑道:“今日就不对弈了,我们来破一个残局,这残局是家父十五年前从漠北一高人手中得到,至今不得破解之法,你若能解,便算过关。”

  “这也太不公平了,你们两代人十五年都无法破解的棋局,却要我这个外行来破局?”蛋儿反对道:“不如我们来下一盘五子棋如何?”

  “扑哧……”少家主又是一笑:“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我聚雅轩也有自己的规矩,想要得到我们的镇店之宝,诗、酒、琴、棋,一样不能少。”

  “规矩是人定的,改变一下又如何?要不我们下军旗如何?我教你一种好玩的棋。”蛋儿说道。

  “休要啰嗦,残局已摆好,请下吧!”少家主指了指棋盘。

  蛋儿无奈,瞟了一眼那棋局,感觉黑白棋子星罗棋布,他根本就看不出任何门道,便开始闲扯道:“婆婆你刚来说这残局是从何而来?”

  “十五年前,家父在漠北寻玉,遇一老者,白首皓发,据说是修道之人,已是渡劫后期,只是这个棋局困扰了他一辈子,终不能解,家父也是围棋圣手,却苦苦研究了十五年都未寻到破绽。”少家主淡淡的说道。

  “哦,那再请问一下,这个残局叫什么名字?”蛋儿又问。

  “珍珑棋局。”少家主得意道:“这名字还是家父给取的,十分的形象!”

  蛋儿猛的一震,娘的,老子又不是虚竹那傻和尚,怎么也遇到这珍珑棋局了?看来真是天助我也,《天龙八部》老子看了三遍,对珍珑棋局尤为记忆犹新,破这残局的关键就是以退为进,随后就是海阔天空万马纵横,便又笑问道:“婆婆你可否出来,告诉我这残局的死眼在何处?”

  “你是棋盲?连死眼都找不到?”少家主摇头的指了指棋盘上的一个空格子。

  “我怎么会不知道,考考你而已。”蛋儿知道了死眼,便有了这底气,又扯道:“棋如人生,其实没有胜负,有的只是那一个生命的过程,世事如棋局,善弈不如善观,不着者方是高手,更无成败得失可言。”

  “废话真多,你下还是不下?”少家主催道。

  蛋儿轻轻笑了一声:“二位不要小看了我,我虽是不是什么圣手,但是破这残局还是绰绰有余。”

  “好大的口气!”钱伯站在一边不屑的说道。

  蛋儿随即用拇指和食指抓起一刻黑子,又道:“我谢蛋儿从不吹牛,且看我如何破它。”

  “小伙子,围棋是高雅的,具有灵性,你如此捏棋,显得有点亵渎!”钱伯轻蔑的说道,又用中指和食指尖优雅的夹起一颗棋子,中指在上,食指在下轻轻的落在方桌上,原来他的嫌弃蛋儿根本不懂棋道,连最起码握棋姿势都不对。

  蛋儿嬉笑道:“好看的不一定好用,我就用这一俗套教你如何破解这迷局。千军万马,你死我伤,为何一定要厮杀前行?你看这边脚还有如此大的空间,何必在中原杀得两败俱伤?当年汉高祖如果一直在关中与项羽争霸,而不去汉中修养调理,恐怕不会有大汉四百年江山。因此,要破此局,必先置于死地而后生,退一步示弱,待对方兵马疲惫,另图东山再起。”

  说罢,便将手中棋子落在刚才少家主指示过的那个死眼里,钱伯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慢慢的将被吃的黑子从棋盘里拿了出来,对着少家主道:“少家主,我看这人根本不懂什么奕棋之道,他竟然首子就自杀。”

  “钱伯莫要说话!”少家主又掀开了珠帘立了起来,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棋盘。

  钱伯顺着她的眼神望去,不禁愕然,脸色渐渐铁青起来,逐渐方寸大乱,心惊肉跳,感觉这残局竟是异常恐怖。蛋儿的那一死眼落子之后,取出了众多黑子,竟然让刚刚被围困的黑子腾出了一大片地方,棋势迅速扭转过来,竟使得白子无从下子,以前紧紧相扣胶着不下的双方,因一环自杀而连接不上,无论白棋子落何处,都会陷自己于绝境,成败竟在一子之间,胜负已分。

  少家主铁青的脸忽又转白,紧紧的凝视着棋盘,仿佛这厮杀了十五年的战场已戛然而止,当年的金戈铁马已黯然无声,最后竟然欣喜若狂,伸手就要取下自己的面纱……

  (http://www.wtwhk.net/html/83/83435/4023738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