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日上三竿,难得响晴白日的一天,可陆为霜的心情却没有像今天的天气那么美好,相反,他现在很是心塞……像倾盆大雨一样心塞!

  蓓儿那妮子居然因为我把她的衣服拿走了而不让我进门儿!不让进门儿就算了,今天居然还给我玩罢赛!我是谁?白衣剑侠!没有剑我还算什么剑侠!关键是我一晚上没睡觉,现在精神状态奇差,手里又没有剑,这要是对面来的那个人真的很厉害,把我一下子干掉怎么办?我这大侠的脸往哪摆?

  哎?话说对面那个叫悟饭的家伙怎么还不来?我在擂台上躺了有一会儿了吧,裁判已经来叫我三次了,不是说他半个时辰不到算自动弃权吗?难道还没到半个时辰?

  算了,不纠结这些了,好困啊!要不先睡一觉吧……

  嗯!还是睡觉舒服啊!呼吸格外舒爽,天地灵气疯狂地涌入丹田气海,感觉浑身上下有用不完的劲儿,睡觉真是太棒了!今天谁来吵我睡觉我和谁玩儿命!

  “喂!”

  一只手不拾趣儿地搭在了陆为霜的肩膀上。

  “哎呀!我刚睡着别来烦我!”

  陆为霜气愤地挥手一打,意外地,一道真气波从陆为霜手上溢出,只听噗通一声,仿佛一个人重重倒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嗯?刚刚是谁?”

  陆为霜从擂台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围的情景:

  观众席鸦雀无声,人们全都把嘴张成了O型;裁判瞪大了双眼看着擂台上瘫倒在地上的那个人,颤抖地倒数着;擂台的不远处,一个僧人倒在地上,僧袍上写着两个大大的毛笔字:“悟饭。”

  悟饭?他就是今天和我对战的对手?不是厄空寺现任住持吗?不是青年高手吗?这就完了?这也叫高手?

  “悟…悟饭大师倒地不起,陆为霜胜!”

  我赢了?

  陆为霜这次赢得很蒙,自己刚刚随便甩了一下手,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量溢出?难道我快要突破瓶颈了?

  “下一场…”

  刚走到擂台下的陆为霜又听到了擂台上裁判传来的声音:

  “短笛少侠对战…对战…”

  裁判的声音逐渐颤抖起来:

  “强行加入对战名单的…韩若虚。”

  裁判宣布完参赛人员后,一溜烟儿地跑到了远处。

  胆小的观众也都纷纷离场,一些胆大的躲在树木和山石后面,偷偷地看着擂台的方向。

  陆为霜本来想回去哄一哄蓓儿,让她别再闹别扭了,听到韩若虚三个字,又止住了脚步。

  这小朋友的比赛可以看看,毕竟是个比叶婉兮还大的“大魔头”嘛。

  陆为霜饶有兴趣地踱回来,坐在了目前已空无一人的观众席上。

  “喂!快看陆为霜,坐得那么近,找死不成?”

  都在角落里偷看的两个人交头接耳道。

  “人家艺高人胆大!而且听说魔头韩若虚刚来的那天,这两人就在擂台上交头接耳,没准儿还有旧呢!”

  “怎么会!陆为霜是大侠,怎么会和魔头韩若虚有旧?所谓正邪不能两立也!昨天我还看见陆大侠在擂台上将叶婉兮打成重伤呢!”

  “我可不这么想,倘若他真的行侠仗义,何必惺惺作态地将她打成重伤?杀了她便是了!现在都传陆为霜和那叶婉兮的同胞姐姐关系非同一般,我看啊,这里面猫腻儿多着呢!”

  “先别说了,快看,短笛少侠上台了!”

  此时擂台上走来的是一个翩翩公子,让陆为霜这个内定大侠形象都有些嫉妒的公子哥儿。俊朗的五官,飒爽的神态,飘飘的衣襟,一身皂色青衣,上绣金团麒麟子,头戴双龙抢珠紫金冠,手拿一把短小的铁笛,真是一个让潘安宋玉都自惭形秽的英俊男子!

  “韩若虚!”

  这叫短笛的男子开口道:

  “别人怕你韩若虚,我短笛可不怕,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你的夺魂镖再快,也不可能快得过我的笛声!”

  陆为霜台下暗自一笑,这短笛一会儿怕是要吃苦头了,子弹的射速几乎全都比音速要快一些。

  韩若虚根本就没理短笛在台上叨叨什么,他从他的超人斗篷里翻了翻,一下抻出五把长枪来,然后如数家珍般地排到了陆为霜的面前。

  “哥哥,你说我一会儿打他用哪把好?”

  陆为霜看着韩若虚的表情,为难道:

  “你让我说用哪把好……其实不是觉得不杀人最好,你无论用哪把枪,能不能换成橡胶弹啊?”

  “可是……为什么呢哥哥?他们不都是游戏人物嘛,不打死,这游戏要怎么玩呢?”

  “若虚呀,哥哥无法和你解释你看到的这个世界是不是一个游戏世界,也无法给你解释其实你自己也只是虚拟人物这一点,但是有一条你要记住,你身上穿的是超人的衣服,超人一直在做的,是保护亲人、保护爱人、保护地球的事,他能力很强,但是也并没有如此就滥杀无辜,你说对吗?”

  “嗯……虽然若虚不是很明白,但是保护亲人,这听起来很酷!”

  “对,若虚,一个真的超人,应该是维护正义的,虽然哥哥最近对正义是什么也很迷茫,但是你只要先记住,勇敢,保护亲人,不滥杀无辜,你就离超人更近了一步。”

  “好的哥哥!我记住你说的话了,我换成橡胶弹!”

  韩若虚在斗篷里翻找着:

  “橡胶弹,橡胶弹去哪了?总也没用过了。”

  “韩若虚!”

  短笛等了半晌,看那韩若虚一直在翻翻找找,都没睁眼瞧他一次,不由怒火中烧起来:

  “你未免也太瞧不起我短笛了吧,今天就让你看看我断肠哀歌的厉害!”

  短笛将那支短小的铁笛放在嘴边,运足真气,催动音符蹦跃而出。

  不得不说,这招确实很厉害,以陆为霜的内力也不得不捂住了耳朵:

  “太难听了!笛子能吹成这样,杀伤力真的是不一般啊!”

  陆为霜听得要吐出来,刚想撤走,空隙中,看了台上的韩若虚一眼,那孩子怀里抱着一把M-16,双手捂住耳朵在地上痛哭地翻滚着,嘴角和鼻子已经淌下了鲜血,看口型嘴里居然还念叨着橡胶弹、橡胶弹……

  陆为霜心里涌出浓浓的负罪感,若不是我偏让他换什么橡胶弹,这吹笛子的恐怕早就被他打成筛子了,这么一来韩若虚若是死了,那岂不是我害了他?

  不行,倘若与我无关的话,他杀了那么多人可以由他生死有命,可是若是我在场,这孩子便不能不救!

  陆为霜想到做到,他纵身一跃,飞上擂台,单掌一推,一股磅礴地真气如腾飞的龙一般,毫无悬念的压过短笛的笛音真气,恰到好处的将他手上笛子打掉在地,擂台上顿时安静了下来。

  擂台远处躲在大石头后面两人又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喂喂!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这陆为霜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居然在救那个魔头韩若虚!还打了短笛少侠一掌。”

  “好像是真的!这可麻烦了,倘若韩若虚和叶婉兮、陆为霜三人联合在一处,咱们怕是有苍子派的老前辈们保护,也很难全身而退呀!”

  “这件事得赶快告诉各门各派的人,让他们早做防范才好。

  “事不宜迟,现在就去!”

  “走!”

  两人蹑手蹑脚地朝远处走去。

  …………

  短笛此时可没想过那么多正派邪派的问题,他很委屈,明明他马上就要把韩若虚这个魔头在擂台上手刃,来个名利双收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陆为霜来,这让本来很有气的他更加火大了:

  “陆大侠,陆为霜!擂台比试本是一对一公平竞争,你突然横插一手,这是何意?”

  陆为霜惭愧道:

  “哈哈,在下的确是有违竞技精神,不过短笛大侠的断肠哀歌果然厉害,这场我们认输了,算你获胜!”

  韩若虚本来内力就很一般,刚才离短笛又最近,那一曲满含内力的哀歌震得他五脏六腑无一处不疼,现在更是已经疼晕了过去。

  陆为霜看到韩若虚的现状,知道他急需度内力为他疗伤,于是干脆替他认了个输,想尽快带他走。

  “哎?慢着!”

  短笛一脸奸笑地伸手拦住了陆为霜的去路:

  “你说认输,他便认输了?倘若他事后来个不认账,我岂不是还要再打一次?”

  “那你想怎么样?”

  陆为霜看这个短笛越来越不顺眼,心情开始烦躁起来。

  而短笛却不知道这些,依然自顾自地狂拽道:

  “既然他晕倒了,按照规则便该由裁判倒数,倘若倒数十次他站不起来,那便自然算我胜利,任谁都不能反悔,可这倒数之时,足够我将他……嘿嘿。”

  “好!”

  陆为霜的火气终于完全被拱上来了,他将韩若虚放在擂台上,自己站到了他的身前,双目如炬地盯着短笛:

  “要数便数吧,我就站在这里,我看谁敢动这孩子一下!”

  一句话毕,陆为霜周身真气一连暴涨三个台阶,他脚下的石质擂台尽皆碎成石粉,就连四周呼啸的风沙,也都噤若寒蝉起来。

  韩若虚恍惚中听到了陆为霜刚刚说的话,他缓缓地张开眼,看到了“保护神”一般的陆为霜的背影,他露出了小孩子最天真的微笑,用谁也听不到的微弱声音轻道出两个字:

  “真帅!”

  http://www.wtwhk.net/html/84/84791/4055811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