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我哪知道四轮马车能不能量产。父皇的想法,本殿下哪里敢随意揣测。”

  四皇子刘议很不高兴。

  他觉着萧琴儿变得越来越市侩,见面就谈钱,俗不可耐。

  萧琴儿十分嫌弃,“没让你出一文钱,只是让你打听点消息,你也办不到。”

  “不光是我办不到,整个朝堂,整个后宫,就没人能办到。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这个时候,谁敢提起四轮马车?谁敢?”

  四皇子刘议很暴躁。

  萧琴儿顿时委屈起来,“我怀着身孕,还要操心家用,你对我就是这个态度。那你自己掏钱养你的女人,养你的庶子庶女,别来问我。从今儿开始,我就让账房单独做账本,我们一笔一笔算清楚。”

  “你不要胡搅蛮缠!”四皇子刘议压抑着怒火。

  萧琴儿委屈得哭起来,“你竟然吼我,凶我,还说我胡搅蛮缠。刘议,你有良心吗?”

  “是是是,我没良心,我认打认罚可好?”

  萧琴儿抽泣了两声,“果真认打认罚?”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萧琴儿擦擦眼角,“那好!把私房钱交出来。”

  MMP!

  四皇子刘议后悔了!

  他就不该说认打认罚。

  他脑子一定是进水了,明知道萧琴儿钻到了钱眼里,还敢认打认罚。

  他耍小心眼,“我没私房钱!”

  萧琴儿连连冷笑,“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

  刘议头大,“我乃堂堂皇子,我身上总得有点钱傍身吧。”

  萧琴儿嘴角抽抽,似笑非笑,“这话同后院那些女人说去。”

  “你这是吃哪门子干醋?这几年后院可曾有庶子庶女出生?可曾添过新人?”

  “你也没钱添新人。”萧琴儿毫不客气地怼回去。

  刘议一脸心塞。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萧琴儿专门打他的脸,揭他的短,过分了啊!

  刘议问道:“上回我给了你一万两,让你置办产业,你可有置办?”

  萧琴儿冷笑一声,“一万两,置办了两个田庄,外加一个铺面。要不要我将房契地契交给你?”

  刘议紧皱眉头,“田庄铺面,多少年才能收回成本。还得派人侍弄,又是一笔开销。何不投到大嫂的产业里面,每年坐等分红,不用操心,也不用养着一群伙计。”

  “是你说要稳当一点,田庄和铺面就最稳当。再说了,现在分家出来,府里必须得有自己的田庄。以后米面蔬菜水果,都由田庄供应。”

  刘议问道:“田庄铺面是登记公账,还是记在你的嫁妆名下?”

  萧琴儿哼了一声,“别把我想得那么贪心。田庄铺面都算公账,收入也入公账,算皇子府的产业。你的庶子庶女将来都有份。”

  刘议连连否认,“不是你想的那样,本殿下没说要替庶子庶女置办产业。”

  萧琴儿似笑非笑,“我也没说这是替庶子庶女置办的产业啊。”

  刘议轻咳一声,掩饰尴尬,“总而言之,你别多想。府里养着这么多人,公中没点进项,实在是不像话。下次我再想办法弄点钱,你全投到大嫂的产业里,坐等分红。”

  “入公账?”萧琴儿冷笑一声,问道。

  刘议连连咳嗽,避开了萧琴儿的目光,“既然是本殿下出的钱,自然该入公账。”

  萧琴儿了然一笑,“行吧,你出钱你说了算。你说入公账就入公账。最好将你的私产全都交出来,全都登记在公账中,免得将来你的妾室庶子庶女同本夫人扯皮。”

  “你这话委实太过难听。”刘议面色不悦。

  萧琴儿呵呵冷笑,“刘议,我告诉你,从你纳第一个妾室开始,我就一直不高兴。这么多年,我忍了你,那是看在我们自小的情分上,看在你是孩子的父亲的份上。

  但是想让我掏钱养你的庶子庶女,让那群庶子庶女分薄我的孩子的产业,我告诉你,做梦!别指望我善良大度,本夫人不是蠢货!绝不会拿钱养一群白眼狼。你说我善妒也好,说我贪婪自私也好,谁敢抢我孩子的利益,我萧琴儿就宰了谁。”

  “你有身孕在身,别乱发脾气,当心动了胎气。”

  萧琴儿凶悍起来,刘议的态度反而变得温和。

  萧琴儿冷笑一声,“你真在乎我肚子里的孩子吗?”

  刘议皱眉,“我若是不在乎,我又何必忍气吞声。本殿下堂堂皇子,何需受你闲气。”

  这话太难听,却也是实话。

  萧琴儿忍着火气,“那就把你的私产交出来。”

  今儿是没完没了,是吗?

  刘议说道:“本殿下没有置办私产。”

  “胡说八道!你让王顺偷偷在外面置办产业,真当我不知道?刘议,你别忘了,我们现在等于是开府独过,少府承担一部分开销,剩下大部分开销都得我们自己想办法。你要是不把私产交出来,莫非要让我拿嫁妆养一大家子?”

  刘议揉揉眉心,“我就不信,家里这么多人拿着爵禄,还不够养家。”

  皇孙黄孙女,无论嫡出庶出,都有一份爵禄。

  后院的妾室,凡是有名分的女人也都有一份俸禄。

  少府每月还提供米粮肉菜布匹等等。

  等于是,少府解决了大部分的吃穿用度。

  萧琴儿总说钱不够用,刘议心头很是怀疑。

  萧琴儿早知道刘议不信,所以她早有准备。

  她将搬进新房后的一应开销账本,摆在刘议面前。

  她拍着账本,“每月支出收入,全在里面。你自己翻看,我可有胡说八道,公账的收入够不够一家大小的开销。府中下人上个月的月钱,本该在三天前发下去,但是账房没钱,就一直拖着。府中下人已经有了怨言,此事你可以问你身边的小厮,问问他们是怎么想的。”

  刘议皱着眉头,翻开账本。

  堂堂皇子府,公中收入当然不少,但是开销同样不少。

  今儿文房四宝,明儿头面首饰……

  人情来往又是一大笔开销……

  出门做客,要做新衣服,置办新首饰……

  儿子要置办马匹,马鞍……

  府中还有一群下人侍卫武师傅要养活……

  总而言之,收入来源有限,开销却无限多。

  刘议翻看了近两个月的开销,顿时头大。

  他将账本丢在桌上,皱眉深思。

  萧琴儿也没干扰他,等他自己想明白。

  过了良久,刘议才说道:“过几天,我想办法凑两万两给你。这回不要置办产业,直接投到大嫂的生意里面。”

  萧琴儿却说道:“大嫂现在的生意,都不接受新的投资。我们只能指望四轮马车。父皇那里迟迟不肯发话,四海就没办法大量生产四轮马车,结果就是有钱都没地方投。”

  刘议叹了一声,“四轮马车这事,你别指望我。本殿下没那么大的能耐,可以说服父皇。”

  萧琴儿一脸不满,“我听二嫂说,四轮马车如果能量产的话,一年少说能有几十万两利润。每年分红极为可观。有了这笔分红,就能解决府中大部分的开销。”

  刘议说道:“我也盼着这门生意能成。我前两年投了一个铁矿,要是四轮马车能量产,铁矿那边也能赚点钱。”

  “你还说你没私产,你骗我。”萧琴儿大怒。

  刘议懊恼不已,“我就投了一个铁矿,除此之外,真没别的私产。”

  萧琴儿一脸愤恨。

  刘议累了,懒得哄人,干脆默不作声。

  萧琴儿气了一场,很快又想通了。

  她好奇问道:“你说父皇为何拖着这事不给办?最近我没出门,但我也知道,京城不少人家都指望着四轮马车能赶快量产。大家都准备好了银钱,准备投到四轮马车上面。”

  刘议不走心地说道:“不知道!”

  萧琴儿又说道:“外面人心惶惶,好多人都被金吾卫抓了起来。估摸着又要抄一批官员。我想着,要不要攒点钱,将被抄家的官员房子买下来。”

  “你有钱吗?”刘议好奇问道,“你要投四轮马车,又要买房子,你确定你的钱够用?”

  萧琴儿笑了起来,“我打算去少府钱庄贷款。”

  噗!

  刘议受了刺激。

  萧琴儿绝对走在了消费贷的前列。

  目前,各大钱庄的主要贷款项目,都是商业贷。商家对钱庄。

  私人贷款,除了特定项目房贷外,其他类型的私人贷款数额很少。

  一般都是家里遇到困难,需要银钱周转救命,才会冒险贷款。而且这类贷款,数目都很小,一般只有几两到几十两不等。

  像萧琴儿这类,准备贷个几万两银子,买房投资,很少很少。

  世人习惯了有多少钱做多少事。这种消费习惯,短时间内是很难改变的。

  萧琴儿的思路,绝对走在了前端。

  她还嫌刺激不够,又说道:“我还打算贷款买几万两的四海债券,一年就有一成的收益,比开铺子还稳当。”

  噗!

  刘议再次受到了刺激。

  他脑袋有点晕,仿佛第一次真正认识萧琴儿。

  “你打算贷款买房买债券?你疯了吗?钱庄的利息,你付得起吗?别以为你是皇子妻,少府钱庄就会给你打折。”

  http://www.wtwhk.net/html/86/86005/330968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