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眼前这队歪歪斜斜的农民,几乎是这个时代“弱”这个词的代表,没有精神,没有体力,甚至没有一丝生气,拄着竹扎枪的身体看起来并不比手中的枪更粗壮。菊千代非常怀疑他们有没有力气举枪刺击!

  他不由得痛恨起安排他这个可有可无任务的勘兵卫,嘴里嘟囔道:“要这帮窝囊废有何用!那光头一定是看不起菊千代大爷,可恶啊!”

  菊千代正巧看到一个手拿杂粮饼子往嘴里塞的农民,气得他跳着脚骂道:“正在吃东西的,不准吃!混蛋!你以为这里是牛棚吗?看你们这帮乌合之众,烂!”

  他拔出战刀凶神恶煞般的指着众人:“带头的向前走一步。”众农民齐齐向后退了一步,把反应不及的与平撂在最前。

  “你,出来!说的就是你,”菊千代抬起大刀指着愣在当场的与平。

  与平双目无神,佝偻着身子,颤巍巍迈开罗圈腿,往前挪动了两步。

  菊千代手中大刀刃朝下竖起,模仿与平的持枪动作,一扭一扭的走了起来。

  看菊千代模仿的惟妙惟肖,围在一旁看热闹的小孩纷纷欢笑起来。

  说来奇怪,没有一个村中的孩子去其他武士那里围观,哪怕看起来远比菊千代和善的七郎次和林田平八,似乎孩子们才能真实分辨出,谁才是这群武士中最另人感到亲切的那个。

  “不许笑,要看热闹就每人收一文钱”菊千代装模作样的吓唬道。

  “这是什么?”他回刀入鞘,伸手夺过与平手中的矛枪仔细打量着。“是枪”与平手拿矛枪,讪笑的说。

  这种样式的矛枪是战国末期日本足轻的主流武器,用一根木杆打磨光滑,插上扁如荞麦的铁枪头,一杆长不过2米、造价极为低廉的武器便诞生了。

  当然,即便这样的武器也不是农民通常所用的竹扎枪那么简单:随便在山里砍一颗长长的竹子削尖,再用火烤稍稍烤硬枪头,可以随时随手造出来,且没有任何成本,当然也不用苛求其威力。

  显然,与平手中的竹扎枪虽然简陋,但也不是农民们可能拥有的武器。

  菊千代的意思便是如此,他掂了掂手中的矛枪骂道:“蠢货!这枪是怎样得来的?难道是山里长出来不成?”

  与平的嘴一张一翕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似乎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菊千代一副“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全都明白”样子鄙视道:“不用说我也知道,这一定是从残兵手中夺来的。你这蠢货都有,那村子里的其他人也一定有。不只是这种便宜货色,其他武器甚至是铠甲你们一定也藏了不少吧!”

  看着众农民一脸惊惧又不知所措的样子,菊千代跺脚吼道:“还想不想杀山贼了?还不快说?快说!”

  此时,除菊千代和胜四郎之外,众武士们正围坐在地图旁,商议村中防御的漏洞。

  勘兵卫谨慎的用手指着地图道:“这里不错,这里也是,但这里有问题……”

  话音未落,就听到屋外传来菊千代兴奋的呼喝声,好像正在指挥农民扛着重物走来。

  只见他身穿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一身盔甲,对一大群跟来的农民喊道:“其他人,退后。”

  便手持一柄大枪赶着与平和其另一位农民扛着一堆武器铠甲走进屋子,空山一叶抬头一看,嘴角微微翘起——这与他第一次来到这个时代看到的与平与利吉搜集战利品的姿势何其相似!

  菊千代嘴里兴奋道:“呦西!大收获!”一把拍开与平搭在铠甲上的手,抽出来扔到地上,一脸得意的向众武士献宝。

  勘兵卫转过身,盯着菊千代问道道:“这些武器是哪里来的?”

  “从落荒武士的手里夺来的。”菊千代毫不在意的说。

  众武士脸色骤变,纷纷抬头看向菊千代,就连久藏这个一脸冷漠的剑客也不例外。

  “哪里得来的?”勘兵卫阴沉着脸,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这条村的?!”

  “哦~”菊千代随口说:“从万造家里拿来的。”

  众武士齐刷刷盯着门口扛着武器的万造,万造被如此众多充满杀意的眼神吓得脚步一软,差点摔出屋外。

  菊千代直到此时才察觉出气氛异常,嘟囔道:“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拉起地上的盔甲拍了拍:“这可是上等器式!嗯?到底怎么了?你不是说需要武器的吗……”

  一向憨厚的七郎次“腾”的站起身,紧紧的握着拳头冲菊千代吼道:“闭嘴!你还算是武士吗?!”

  走到菊千代身后,指着地上的武器激动的说:“这是农民杀死武士夺来的!”

  菊千代毫不在意的哼了一声:“我早就知道!”七郎次气的无法抑制,双手卡住菊千代的肩膀摇晃道:“知道你还……”

  “够了!”勘兵卫制止老搭档的做法:“要做过落荒武士才懂各中滋味!”

  七郎次满腔悲愤无法发泄,一把推开菊千代,从地上捡起一把大枪,运足力气,大喝一声把枪远远的扔了出去,吓得屋外围观的农民一哄而散!

  屋内静的可怕,只有七郎次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不断响起。

  空山一叶略略思索,便已明白其中缘由。

  结伴到战争结束的战场上收集散落的武器换取粮食,是这个时代农民们的普遍做法,就像自己刚刚被扔进这个时代中所发生的一幕。

  那时,利吉看到自己便毫不留情的一刀刺出,可以想象的是,这些武士们也一定遭遇过这种状况。

  虽说农民的战斗力不值一提,但即便武功高强如久藏,在激烈的战争后,也不一定强过几个年轻力壮的农民。

  围杀那些遍体鳞伤又神疲力尽武士,顺便夺走他们的武器,早已成为那些战败武士的梦魇:好不容易侥幸逃得一命,却被身份低贱的农民像狗一样的宰杀,如此不名誉的死法,让武士们恨意滔天,死不瞑目!

  所以,一旦哪条村子被发现大量藏匿属于武士的武器装备,那么屠掉村民、烧光村子已经成为每一个武士的共识。

  七郎次的喘息声渐渐平息,屋内一片死寂。

  “我……真想……杀掉这条村的人。”久藏低着头,自言自语道。

  众武士没人搭话,可见这绝不是久藏一个人心中的想法。

  在这一刻,什么抗击山贼,什么保护农民,已经完全不在武士们的考虑范围内。

  http://www.wtwhk.net/html/86/86293/443877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