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娇宠大太监 > 第九十四章:老熟人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林朝雨的收拾,跟旁人的收拾不一样,旁人都是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精致美丽的,林朝雨却是恰恰相反,她是把自己收拾得灰扑扑的,不怎么起眼的样子。

  犹记得小宜宁第一次见到林朝雨素颜的时候,直接都惊呆了,张着个小嘴儿,惊讶的瞅着林朝雨看了老半天。

  到了封府的正门口,林朝雨一眼看过去,估摸着有一百多人左右的样子。还好封府正门前面地广路宽,若不然这只怕是堵着,府中的人出门都无法了。

  那些灾民一见林朝雨就激动的道:“督主夫人,您还是回去继续设粥棚把,即便是里面有蟑螂,我们也愿意吃啊。”

  碧月皱眉,这些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他们的馒头才有蟑螂呢,封府的东西都是干干净净的好吗?

  林朝雨相对而言,就淡定许多了。有些人,会觉得你的施舍是天经地义的。你努力奋斗打拼,好不容易让自己变成了有钱人,他们会理所应当的认为,有钱的人就应该接济穷人。

  而作为穷人的他们,不愿意付出,不愿意努力,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救济。

  真的是这样吗?

  林朝雨从来都不这样认为。

  愿不愿意接济,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谁都没有资格用道德或者是其它的东西去胁迫谁做什么事情。

  人家愿意接济,那是人家心善。人家不愿意接济,你也没有资格骂。

  就如她当初想要出去设立粥棚,不过是看不下去那些饿得皮包骨的老弱妇孺。

  林朝雨神色平静,听着那些人喋喋不休的说完,这才莞尔道:“诸位这请人的方式,我有些不敢恭维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封府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你们是来刻意闹事的。”

  众人连连道不敢,说林朝雨误会了。

  原本,都城的接济就只能让他们勉强能不被饿死,但这几天,由于越来越多的灾民混入都城,要排队领到吃的就越发的不容易了,有的时候,两天才能领到一次,还得很早就去排队,有的时候要三天。

  但排队领到的东西,跟林朝雨这边领到的东西,有很大的质量差。来封府门口的人,基本上都是在林朝雨粥棚领过吃食的人。

  抛开米饭的浓度和馒头的扎实程度不说,林朝雨粥棚的窝窝头里面的馅儿,是有油有肉的啊!

  这些人是此前在林朝雨的粥棚吃过东西的,如今这些时日在其他人家的粥棚吃了东西之后,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落差。

  所以这才想着来找林朝雨。

  林朝雨看着这些人,心中既为他们的随波逐流而感到无奈,又看着他们这样于心不忍,觉得可怜。

  林朝雨犯不着故意刁难他们,便道:“你们中,有人认识此前在我粥棚,说馒头中有蟑螂的人吗?”

  一众人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

  林朝雨道:“你们若是能给我提供那人个线索,比如他在说我馒头里有蟑螂之前见过什么人,与那些人有来往,或者是现在在何处,但凡是跟那人有关的消息,只要提供给我,我就愿意在出去设立几日的粥棚。”

  为什么说只是在设立几日,林朝雨的银钱有限,她也没办法一直救济这些人。最主要的,还是要靠朝廷的力量。

  林朝雨之所以在事发当天没有直接将那人捉住,是不想担了一个仗势欺人的名声,且她猜测,幕后之人巴不得她那样做,好借此坏她的名声或者是封云深的名声。

  所以她并不着急,害她的人,总不会害她一次就收手,她且等着就是。

  但今日这些人来,她可以顺势看看能不能找一点线索出来。

  皇贵妃、蔡元忠惹了她,她都会想方设法的还回去,没有让人默默阴一把的道理。

  还有那个陈朵,她也不会放过她,只不过来日方才,林朝雨倒是不急。

  过度的恨一个人呢,会让自己心浮气躁,影响自己的情绪。

  但如果把与其斗智斗勇当做生活的调味剂,那样就轻松愉快了许多,林朝雨便是这样的想法。

  所以即便有再多的糟心事,林朝雨总是能够维持自己的心情舒畅。

  灾民见林朝雨愿意松口了,确认林朝雨在他们提供了消息之后,愿意重新设立粥棚,也就都欢欢喜喜,感恩戴德的散了。

  因为这些人都是实打实的灾民,不是有人故意怂恿到封府门口来逼着林朝雨重新设立粥棚的,所以并不难缠。

  毕竟,大家都不太愿意林朝雨重新设立粥棚。

  有的时候,群众的力量,是很大的。

  当天下午,就有许多人带了消息过来。带消息来的人,也不算太笨,是到后门找林朝雨的,而不是大门。

  从灾民零星提供的消息来看,林朝雨发现那天闹事的灾民,大概是由陈朵收买的。

  林朝雨勾了勾嘴角,这陈朵,她还没有主动找她的麻烦,她倒是成日里蹦跶。

  林朝雨其实很想不通,陈朵为什么这么恨他。

  分明害了原主的,得罪了她的,是陈朵。

  林朝雨给了那些提供消息的人一些赏钱,告诉他们明日她会在之前的地方设立粥棚,那些人千恩万谢的离去。

  原以为能请得动林朝雨出去设粥棚,他们就很高兴了,没曾想还能有赏钱领。

  南边上来的灾民,基本上都是拖家带口的,上有老下有小的那种。林朝雨虽然抠门,但有的时候却很大方的。这几个人她都大概有些印象,领粥的时候都是老老实实的,领了也会先给父母孩子和媳妇。

  所以林朝雨给他们的赏钱,分量很足。

  林朝雨答应了收到线索会出去重新设立粥棚,就不会食言。所以她又开始忙活了起来,但却没有忘记嘱咐厨房每日给封云深送饭。

  第二日,林朝雨到了她粥棚的地方,她的粥棚跟前已经排起了长队。但她原本空着的对面,却有人新设了一个粥棚。

  一看,嚯,这不是老熟人么。

  在她对面设立粥棚的,不是别人,正是陈朵。

  林朝雨正愁陈朵每日缩在蔡府,她无从下手呢。今日见到陈朵,她势必是要把陈朵给她的“问候礼”还回去的。

  林朝雨贼兮兮的把水仙拉到一边小声问:“水仙,你会用线割断东西吗?”林朝雨上辈子曾经看过一个叫做《海贼王》的动漫,里面有一个角色,叫多弗朗明哥的就是用线杀人。

  林朝雨不确定,线是否真的可以杀人,或者是真的可以运用,所以找水仙询问。

  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未知的事情,林朝雨从来不敢妄自菲薄,或者是仅凭自己的认知就很片面的去认定某些事情。

  “夫人想要做什么?”水仙问。她若是用内力裹着线,倒是能割断东西的,但要看夫人想割什么。

  林朝雨拉过水仙,跟她一阵耳语。

  水仙听罢觉得,夫人用这样的法子对付那不要脸的女人,似乎不错,但太过温柔了。她只想说,夫人啊!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女人应该直接搞死自己看不顺眼的女人才是。

  当然,她不敢把自己这言论说给林朝雨听,在怎么样,林朝雨都是深闺女子,她这样喊打喊杀的,大概会吓着林朝雨。

  在听林朝雨的提议之前,水仙并没有用过线。

  所以水仙跟林朝雨道:“属下先拿线练一练,看可不可以。”金线银线实际上是锋利的,可以达到割伤皮肤,或者是割破衣裳的效果。

  尤其是林朝雨说的那种,在让对方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割破对方的衣裳。

  但一时半会儿,水仙找不到金线银线,就只能拿了丝线做实验。

  好嘛,这不试还好,一试就不得了了,水仙彻底爱上了用丝线作为武器。封云深手下的女护卫,大多都是学习的使用匕首,因为她们女子的作用跟男子的作用不一样。

  所以水仙从前一直习惯使用匕首,如今练习了几次丝线之后,她发现她更加喜欢丝线,而且也更加适合女子使用。

  可以系在手腕上,也可以拴在腰间,即便是入宫盘查,也不会有人将丝线收了。因为没有人能想得到,有人会用丝线当做武器。

  水仙此时,只觉得十分佩服林朝雨,在既碧月之后,变成了林朝雨的小迷妹。

  林朝雨不知道,她这无形中,造就了一个往后令人闻风丧胆的女魔王出来。

  水仙这边,练习了几次之后,觉得可以达到林朝雨想要的效果了,便到粥棚这边来,跟林朝雨汇报了一声就离开了。

  林朝雨愉快的勾了勾唇角,坐等看好戏。

  这边林朝雨看到了陈朵,陈朵自然也看到了林朝雨,她并不知道那些灾民去请林朝雨出来设立粥棚的事情,只觉得林朝雨的脸皮有够厚的。

  都被人撵回去了,竟然还有脸出来设粥棚。

  而那些灾民也十分好笑,分明是自己把人家撵回去的,如今人家出来设粥棚,一个个的又跟哈巴狗似的凑了过去。

  愚民就是愚民。

  因着她嫌弃这些围在粥棚跟前的灾民,并不愿意穿过他们出来取笑林朝雨,所以一直呆在粥棚里面,只等灾民领完了粥之后,她在过去好生嘲笑林朝雨。

  一个堂堂的督主夫人,成日里穿的灰扑扑的,长得丑没关系,要注重打扮啊!

  这林朝雨,长得丑,也不知道打扮,陈朵表示十分嫌弃。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懂得了,如何利用自己的容貌和身为女子的优势,为自己谋取自己想要的一切。

  陈朵眼瞧着自家粥棚的粥已经悉数发放了出去,扶着丫鬟的手,就一步三扭的从粥棚里头朝林朝雨这边走了出来。

  然而,她人刚刚走出粥棚,身上的衣服就莫名的,无声的在一瞬间全部碎掉了。

  林朝雨看着光不溜秋的僵在原地的陈朵,啧啧道:水仙也太狠了。她只是说,让她用丝线无声无息的把陈朵的衣服弄碎,没有说一点都不给人家留呀!

  “啊……”陈朵身上一凉,下意识的就发出一声尖叫。

  她不叫么,或许还没有大多人发现异样,顶多只是那些离得近的人看到了。她这一叫,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陈朵勾搭人,自有勾搭人的资本,一时间,整条街上的男人都眼冒着绿光的看着陈朵,若不是忌惮着她的身份,只怕立刻就能飞扑上去。

  陈朵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慌乱的用手遮上面,可遮住了上面,下面又拔凉拔凉的,她立即又腾出一只手来遮自己的下面。

  如此这般,什么地方都没有遮住,被看了个精光。

  她身边的丫鬟反应倒是快,飞快的把自己的外衫脱了,给陈朵披上。

  然而那外衫也是个不顶事的,如今正值秋天的尾巴,外衫虽然不如夏天的薄透,但由于这面料的原因,也还是很透的。

  这半遮半掩,更具风情。

  陈朵立即将丫鬟递过来的衣裳穿上,她在怎么脸皮厚,也还是做不到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可陈朵甫一穿上丫鬟的衣裳,就觉得自己浑身燥热,某处奇痒无比。

  她不好伸手去抓,只得扭动自己的身体。

  林朝雨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窝草,尼玛,这陈朵不会是要当街表演一个真人秀吧!

  话说,她到底是有多那什么,多差男人啊!

  你说你差男人,就好好的呆在青楼,青楼想必是不缺的,何必嫁一个太监。如今看着男人,都能发作,何必呢。

  实际上完全是林朝雨想多了,陈朵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自己此时浑身燥热,十分空虚。

  她也没有林朝雨想象的那么大胆,她好歹是蔡元忠的正牌夫人,成亲之前如何且不说,成亲之后无论如何她也是不会、不敢这般乱来的。

  那不是给蔡元忠戴绿帽子么,蔡元忠那样的人,谁给他戴绿帽子,大概就会要了谁的脑袋。

  先前说了,这衣裳本就不顶事,陈朵本就身材姣好,如今这般扭动,直勾得有几个男的眼睛都直了,如同失了魂儿一般的朝陈朵走过去。

  好在身边的人都不是坑货,及时将人拉了回来。

  ------题外话------

  亲爱的annylai宝宝,你昨天在投评价票的时候,是不是点错了什么,为什么有一颗黑色的小心心。呜呜┭┮﹏┭┮,这样的痛,作者君承受不来呀!

  暴风哭泣

  飓风哭泣

  台风哭泣ing

  (http://www.wtwhk.net/html/86/86646/1238659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