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娇宠大太监 > 第八十章:冲天一声吼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上辈子的她,或许不会如此,但这辈子的她已经决定了不跟上辈子一样了,她便不会在压抑自己了。

  该哭的时候就哭,哭并不丢人不是吗?

  该叫的时候就叫,谁没有个忍不住的时候呢?

  那两个守门的被东月领着过来的时候,就正好听到林朝雨正腿骨的时候的那冲天一声吼。

  震得他们两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心肝儿都抖了几抖,一阵腿软。到了屋前,啥也不说,直接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封云深也没有说要怎么处置他们,就让他们一直跪着。

  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了耳朵,仔细的听着屋内的动静。

  东月却是走过来小声跟封云深道:“督主,我们什么时候去书房?”他们刚刚回来,是要回来拿了东西,在回东厂处理事情的。

  封云深道:“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了。”左右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东月代为处理也是一样的。

  东月心中翻过惊涛骇浪,督主竟然因私废公。

  夫人也没见勾引督主,或者是跟督主有过太多接触啊,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督主把夫人放在心上了。

  屋内的林朝雨消极就医,积极抵抗,弄的白月束手无策,只得安抚道:“夫人,你如此只会更疼的,还是疼不死的那种。”白月没有想到,看着端方懂事、乖乖巧巧的人儿,竟然这么受不得痛,也忍不得痛。

  这话就扎心了,林朝雨顿时就有了一种活不想活,死又不能死的绝望感。

  她痛得脑子混沌,直嚷嚷:“我真的不行了,我要吃止疼药,我要打麻药。”

  白月听得一头雾水,止疼药是什么,打麻药又是什么?

  封云深突然转身,推门走进了屋里,跟白月道:“没有能缓解疼痛的药吗?”他虽然没有听说过林朝雨说的那些东西,但大概知道林朝雨是想要让她不用那么疼的药的。

  林朝雨疼得面色发白,听了封云深的话,眼巴巴的望着白月。

  麻药她是不指望了,止疼药她也是不指望了,若是能缓解一下疼痛也是可以的啊!

  白月摇了摇头,她手上没有现成的。

  缓解疼痛的药是有,但是那东西不是一时半会能弄出来的。林朝雨的两根肋骨,必须尽快纠正过来。

  林朝雨只觉得,天都塌了。

  她虚弱的跟封云深道:“督主,你把我打晕吧!”晕过去,就感觉不到疼了。

  封云深看着她痛极的样子,狠着心一个手刀劈到了林朝雨的后颈窝。

  林朝雨只觉得脖子一疼,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封云深顺手把林朝雨因为汗水打湿的头发给她别到了耳后,跟白月说:“轻一点。”可别把人疼醒了。

  白月只觉得封云深这是在难为她,正骨这种事情,轻一点能正得过来吗?

  见封云深没有要出去的意思,想着二人是合法的夫妻,白月便也没有再赶人,开始给林朝雨正骨。

  第一根,昏睡过去的林朝雨疼得仍旧皱了皱眉。

  第二根,昏睡过去的林朝雨疼得闷哼了出来。

  封云深紧紧的看着林朝雨,生怕她醒了过来不知道要疼成什么样子。

  月白给林朝雨正骨过后,继续清理林朝雨背上的伤口。那是被棍子直接打得皮开肉绽了的,封云深看着昏迷过去的林朝雨一脸痛苦之色,眉头死死的皱在一起。

  一言不发的伸手替她抚平眉头。

  白月眼中闪过什么,手上的动作更加仔细了。

  林朝雨醒来,已经是掌灯十分了,她一睁开眼,就看到拿着一本书坐在不远处的封云深。意识苏醒了过来她下意识的就想要活动身体,却还没有怎么动,剧烈的痛楚便传来了,她忍不住的闷哼出了声。

  封云深听见声音,大步走到床边,按住林朝雨的肩头道:“不要乱动。”

  林朝雨点了点头,她也并不想乱动的。

  只是方才才醒过来,意思没有回笼,忘记自己受伤的事情了。

  封云深看着林朝雨干裂的嘴唇问:“可要喝水?”

  落雪一直伺候在屋内的,她跟封云深是同时发现林朝雨醒了过来,但她并没有封云深的速度快,还未走出几步,封云深就已经到了林朝雨的跟前。

  倒不是落雪的速度慢,而是封云深的速度太快了。

  仪德院的丫鬟都被罚着跪在了外面,便是她在屋内伺候。落雪听见封云深的问话后,便去倒了温热的茶水,走进床边柔声同林朝雨道:“夫人,奴婢伺候您喝水。”

  林朝雨摇了摇头同封云深道:“督主,我肚子饿了。”她现在并不想喝水,只是饿得厉害,她是被饿醒的,若不然她才不愿意醒过来挨疼呢。

  落雪是封云深的丫鬟,林朝雨并不敢吩咐落雪去给她准备吃的,所以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封云深。

  封云深看着林朝雨软软的眼神,只觉得她跟一只十分可怜的幼兽一般,点了点头,问她:“你想吃什么?”

  他记得林朝雨对吃似乎颇为挑剔。

  林朝雨张口就报着菜名儿:“我想吃酱肘子、烧鹅、五花肉、要喝菌菇汤。但这些做起来都费时间,所以先做两样速度快的菜吧,就要葱花豆腐和炝炒白菜。”

  落雪听到林朝雨报的菜,无奈的道:“夫人,您受了伤,不可食用太过荤腥的菜肴,且酱肘子吃了会留疤的。”

  她刚刚替林朝雨换过药,她背上有很大一块地方是破皮了的。

  林朝雨闻言,顿时就失去了精神。但知道落雪是为了她好,只得妥协闷声道:“那你让厨房看着办吧!”

  落雪这才退了出去安排膳食。

  封云深看着林朝雨那张巴掌大的脸上满是失落之色,忍不住安慰道:“没关系,好了在吃。”吃多少都可以,封府不差这点。

  林朝雨勉强的笑了笑。

  “碧月呢?”林朝雨突然问。怎的在一旁伺候的是落雪,她的丫鬟不是碧月么?

  封云深脸色有些不好:“她们在外面跪着呢。”

  林朝雨惊了:“为什么要让她们跪着,莫非是她们做错了什么,惹怒了督主。”啊,对了,她强行闯入闲云院,也是要受到处罚的。

  莫不是封云深待会儿会让她吃饱了之后出去跪着吧,林朝雨觉得若果真的那样她真的会死的。

  封云深对林朝雨有些恨铁不成钢,他咬牙道:“她们护主不力,莫非不该罚!”

  “额……”林朝雨沉默了,她不曾想封云深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惩罚碧月她们。她有些心虚的看了封云深一眼,弱弱的道:“督主不怪我吗?”

  封云深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夫人,并非是任何人都可以对你不敬和欺负你的。闲云院,你往后若是想来,直接差人给我说一声,我自会让他们放你进来。”

  林朝雨入府之后老实本分,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让他不快的事情。父亲也喜欢她,思宜公主似乎也喜欢她。她跟后院的其它女子,终究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

  而且此次的事情,林朝雨帮了很大的忙,这一次,虽然没有抓到蔡元忠,但蔡元忠仍旧免不了被皇上降罪。

  他能感受到,林朝雨是当真把自己当做封府的一份子,把封府当成她的家了。

  最主要的是,林朝雨整个人的气质,让他跟她相处起来很舒适。

  所以,多给她些权利又何妨呢!

  林朝雨突然就红了眼眶。

  她清楚的知道封云深并不是那个意思,说出这一句话也无关情爱,只是关乎于她如今的身份,但她还是有些鼻酸。

  她活了两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这样的话。

  上辈子她情话听得少吗?并不少。她单身到三十岁,并不是因为没有人追求她,也并不是因为她排斥谈恋爱。只是大多喜欢她的人,都给不了她想要的喜欢。

  很多人都说她是女强人,她自己也是跟自己那般定位的,所以她一直都活得很要强。其实她的内心,也住着一个小女孩,疼的时候希望有人哄着,累的时候希望能有人给她撑着。

  封云深不知道林朝雨怎么又哭了,以为她是饿得受不住了,准备起身去催一催落雪。

  林朝雨今日哭了好多次,就跟打开了眼泪的闸门一般。看到封云深准备离开,以为他是被自己哭烦了,赶紧抹了抹眼泪。

  她醒来的时候看封云深的样子,大概是一直守着她的。也不为封云深烦了她离开而生气,只是小声跟封云深道:“督主,您能饶了碧月她们吗?”

  她之前那样子,即便是碧月拦,也拦不住的。

  况且,冲动的是她自己,没有必要让碧月等人替她买单。

  封云深觉得林朝雨的心太软了,但还是尊重了林朝雨的决定,推开门走出去让碧月等人起身,那两个守门的,也让二人起来,他准备让林朝雨自己来发落和处置这些人。

  林朝雨眼下行动困难,只能等她身子好一些的时候再说。

  碧月等人就是普通的丫鬟,甫一起来,登时就扛不住了。水仙和守门的是习武之人,倒是要稍微好一些,但也还是膝盖疼。

  厨房的菜肴一直都是备着的,刘掌勺等人知道林朝雨挨了打,纷纷表示心疼。知道她不能吃辛辣的,且有许多要忌口的,愣是在有限的范围之内,做出了最好吃的菜。

  落雪一过去传话,才知道厨房早已经备好了林朝雨的饭菜,笑着夸奖厨房的众人:“咱们封府的厨房,当真是府内最不错的地方了。”如此体贴主子。

  落雪是封云深身边的大丫鬟,能得一句她的夸奖,众人自然是高兴的,连道:“应该的,应该的。”

  因为饭菜都是提前做好了的,所以落雪很快就回了闲云院。

  封云深把门口那一堆跪着的打发走了,让人去催落雪,又折返回了屋内。

  林朝雨微不可闻的“咦……”了一声,封云深怎么又回来了。

  封云深从桌子上拿了点心放到林朝雨床边的凳子上:“你先吃这个垫垫肚子。”

  那凳子放的位置,是林朝雨触手可及的位置。

  林朝雨道了谢,便不客气的拿在手中吃了起来,她是真的饿了。

  封云深瞧着林朝雨吃得香喷喷的样子,突然才想起来,自己似乎也还没有用晚膳。他记得到了用晚膳的时间落雪提醒他来着的,他当时说什么来着,似乎是在等等。

  但具体是等什么,等到什么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那个时候很没有胃口。

  如今看着林朝雨吃得香香的,他就觉得府腹中空空的,有些饥饿感了。

  但,这只是封云深眼中的林朝雨而已。

  实际上林朝雨本人,林朝雨自己,这种吃东西的姿势让她难受得要命。

  首先,封云深的床,是硬板床,硬邦邦的。而林朝雨是背部朝上,趴在上面的,吃东西,就得把手抬起来。

  虽说她现在还是个飞机场,但是也还是很疼的好么……

  林朝雨只觉得,这么躺下去,她要有她上辈子那样的身材是没办法了。

  落雪不愧是封云深身边的大丫鬟,她不仅带回了林朝雨要吃的饭菜,顺道把封云深的那一份也带回来了。

  落雪抬了一张小几到床边,问林朝雨:“夫人是要自己用膳还是让人伺候。”林朝雨看着封云深似乎不大喜欢旁人在他屋内。

  因为方才跟着落雪一道提了食盒进来的小丫鬟,把东西放下,帮落雪搬了小几过后就麻利的退了出去,落雪留下来大概是要伺候封云深用膳的。

  林朝雨觉得她今日已经坏了封云深的规矩,还占了封云深的床,自然不好在用封云深的人了。

  于是即便是身上疼得不行,这种吃饭的方式也让她难受得不行,她还是道:“不用了,你去伺候督主就好了。”

  落雪方才给封云深提了晚膳过来,已经请了封云深坐到餐桌边上了。

  封云深听着二人的对话,吩咐落雪:“你伺候夫人吧!”他用膳,并不需要什么人伺候。

  林朝雨身上还疼着,动多了不好。

  放才他让林朝雨自己吃,那是因为他不好给林朝雨喂。况且,他从来没有喂过人,也不知道怎么喂。

  林朝雨无数次感慨,自己这重生值了。

  ------题外话------

  谢谢叁宝88115387、青水雅然、北宫悠然、花谢莫相离的月票票,谢谢花谢莫相离的花花,爱你们,笔芯。


  (http://www.wtwhk.net/html/86/86646/224689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