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娇宠大太监 > 第二十五章,白莲花气息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碧月眼疾手快的扶了林朝雨一把,若不然林朝雨必然会被林堂推倒在地。

  章嬷嬷更是心头一跳。

  林朝雨并没有料到林堂会突然发疯,她站直了身体,拂了拂肩头被林堂推过的地方。

  喜怒不辨的问章嬷嬷:“府中有护卫吗?”

  章嬷嬷如实道:“有的。”

  林朝雨皱眉:“督主夫人这么不值钱么,随意什么人都可以打骂?”言下之意便是,有护卫都不出来将撒野的林堂弄走。

  章嬷嬷正欲开口回答。

  林堂再次抢话:“林……啊……”然而他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进来的银豆子打到了嘴角,让他忍不住吃痛的叫了出来。

  一道含着笑意,温润细腻的声音响起:“督主夫人虽然不值钱,但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打骂的。”却是在回林朝雨的话。

  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信步缓缓出现在门口的人。

  他身着飞鱼服,身材高达挺拔,若不是声音有些雌雄莫辩,没有喉结,便与正常男子无异了。

  林朝雨大概猜出了来人的身份。

  林堂捂着被打得流血的嘴角,还想叫嚣,却在章嬷嬷对封云深行礼之后闭上了嘴。这个人,就是东厂厂督封云深。

  他默默的后退了一些。

  欺软怕硬,说的就是林堂这样的人了。不知道为什么,封云深明明是温柔浅笑着的,却依旧另他觉得惹不起。

  林朝雨在听到封云深的话后,展颜一笑:“如此我便放心了。”

  她看着林堂和陈月彤道:“二位请回吧!许是我信中没有说清楚。既然你们把我当做东西送给了督主,那么我便生是督主的人,死是督主的鬼了。跟安平候府,跟林侯爷,跟侯夫人,跟林世子,再无关系。往后,你们也不用来找我了,我并不想见你们。”

  林朝雨方才问章嬷嬷的话,实则就是想要章嬷嬷喊府中的护卫出来,直接将这林堂给轰出去。

  对于这种没有尊卑,又打动推女人,一点涵养都没有的男的,林朝雨无疑是很讨厌的。她记忆中的父亲便是窝里横,在外面受了气回来,就会朝她和她母亲撒气。

  所以在看到林堂这样的时候,林朝雨只想直接让人把他打出去,因为对待这种不讲道理的人,只有用强硬的手段才能解决。

  吵赢一个泼妇,你就需要把自己变得比泼妇还泼妇,但林朝雨却是不愿意把自己变成泼妇的。

  封云深一笑,这女人倒是会用他的名。

  不过这种当着正主面的狐假虎威,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讨厌。

  早在封云深出手,打伤了林堂的时候,陈月彤就顾不得形象的扑到了林堂身边,心疼的检查他的伤口。

  因为是封云深打的,陈月彤根本不敢吱声。

  如今林朝雨竟然还开口说出这样薄情的话,陈月彤登时就怒了,她忍不住厉声骂道:“你这不孝女,说的是什么混账话,我十月怀胎,好不容易把你生下来,将你抚养成人,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还说与我没有关系,怎么会与我没有关系。”

  林朝雨惊奇的发现,无论什么地方,骂起人来的套路竟然是一样的。她曾经也拒绝过养了父母还要养她弟弟那个好吃懒做的弟弟,要求她弟弟出去上班的。

  便是被父母用意思雷同的话骂了她。

  还说了什么诸如,你是姐姐,应该护着、帮着你弟弟。

  这话是没错,但她父母所谓的护着、帮着,便是养着,连同弟弟的一家人一并养着。

  现在她突然回忆起来,在听着陈月彤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种笑,不是讽刺、也不是故作坚强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真心实意的觉得好笑。就如同一个局外人,看了一场闹剧,听了一个笑话。

  她这样的笑,落在了封云深眼里。

  封云深本来是路过的,看到林堂在他的地盘耍横,就忍不住出手了。

  他原是震慑林堂一番,就打算离开的,他很忙。

  却是在看到林朝雨这个笑容之后,竟然未曾离开。

  林朝雨笑着跟陈月彤道:“侯夫人许是不知,您的女儿早在她成亲的前一天晚上就死了呢?现在的我,可不是你们的女儿。你往后,就再也没有女儿了呢。”

  她说出了事实。

  林朝雨并不担心别人把她当怪物烧了,或者是弄个和尚道士来做法事。

  因为她明白,眼下这么说,陈月彤只会觉得她是在耍小性子。

  而封云深,也只会以为是另一种死,比如说心死什么的。

  但她对这个跟自己一样命运的原主,颇有些同病相怜之感。她觉得,她应该跟这个世界说一声,那个懦弱的林朝雨,和她同名同姓的林朝雨,已经不在了。

  她和原主谁更可怜呢?

  林朝雨说不清楚,原主若是还活着,可以受到封云深的庇护,享受她如今所享受的,但原主的思想和观念,怕是只能让她郁郁而终。

  而她呢,她虽然可以让自己不被父母所拿捏,她没有原主那么懦弱,可却还是逃不过早逝的命运。

  她只希望,已经离开的原主,能有一个好的命运。

  而她这个占了原主身子的人,她会用原主的身子,好好的活着。

  陈月彤如林朝雨所猜,只觉得是林朝雨攀上了高枝,所以就想摆脱侯府了。她哪里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越发凶悍的道:“你个孽女,你还有没有良心了,你如此不孝,就不怕遭天谴吗?”

  在原主的记忆中,陈月彤在安平候和林堂跟前,就是个软柿子。只有在面对原主的时候,才敢强势和叫嚣。

  人善被人欺。

  林朝雨并未急着跟陈月彤掰扯,而是走到封云深跟前,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跟他见礼:“给督主请安。”在宁朝,以林朝雨目前和封云深的关系,若是请安,应该是说“妾身给督主请安”才是对的。

  但林朝雨对于妾身这二字,总觉得透露出一股子剧烈的白莲花气息。

  所以就直接把这连个字给忽略了。


  (http://www.wtwhk.net/html/86/86646/327583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